2021-11-26 10:58:15

灵狮原创观点

《下一通电话》
        只有非常卓越的杂志才能够实现仅出版9期、只印刷40份便成为文化符号。《下一通电话》出版于荷兰的城市格罗宁根,不附属于
当时任何先锋性艺术流派(达达主义、风格派、包豪斯等),它是如此地风格迥异。其作者、画家兼小字号印刷工人亨德里克.尼古拉斯.
沃克曼像画家运笔一样 操控他的1850年出品的德国手工印刷机,把小木块装配成一块块木刻版,对它们进行压力、印刷纹理、色彩和
重叠的各种试验,即使在同一次实验中都不存在重复的图案。在很多人眼里,沃克曼都是一名失败的画家,他在生前没有得过任何认可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《下一通电话》由沃克曼将海报折成适中的8页的小册子,免费寄给他的画家朋友、同事和熟人。画家乔布.汉森( Job Hansen )在杂
志中书写的神秘文字让人联想到特里斯坦.查拉( Tristan Tzara),只不过它们不代表任何团体或个人的观点。杂志避免使用不对称的拼贴
画以及达达主义所青睐的图文拼贴的方式。它的排版非常优雅,沃克曼称它为“Druksels”,意为“印象”。

        该杂志最迷人的特点是封面、展开页和折页中体现出的纪念碑式的、几乎带有建筑感的风格。垂直排列的图案如柱子一般,其他图
形元素仿佛都倚靠于它(《下一通电话》第2、第5、第9期) ;展示字母相互堆砌、高耸如摩天大楼(《下一通电话》第4、第9期) ;词语和数
字互相堆叠在彼此之上,视觉上如同一个梯子(《下一通电话》第7、第8期)。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是锁板的锯齿状轮廓,这片金属可能
是沃克曼从门上取下的,他以此为印版,仿佛它是一个巨大的字母(《下一通电话》第1、第2、第5期)。画面中间是-一个矩形孔穴,它
似乎使人联想到争斗中狭窄的机会之窗,使得所有的艺术家,甚至包括那些像沃克曼一样生活在欧洲偏远角落的人,仿佛都可以听到“
下一通电话”一一对于现代性的呼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