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11-26 14:05:36

灵狮原创观点

伊利亚.詹纳维奇创作的《Ledantiu Faram》
      伊利亚.詹纳维奇创作的《Ledantiu Faram》( Lidantiu as a Beacon,本书的另外-一个名字)在首批现代实验性诗歌中独
树一-帜,它不仅是一部特殊的文学作品,而且其排版与其精巧的内容也并不匹配。5部“超语言( Zaum)”戏剧的最高潮一
《Ledantiu》是为了纪念作者年轻时的一-位朋友一画家米哈伊尔.勒丹提乌( Mikhail Ledantiu) ,戏剧通过自创的拼音语言
诠释了非具象的元素如何战胜了传统艺术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与其他尝试“超语言(跨国的)”的俄罗斯诗人一样,詹纳维奇拒绝缺乏诗意的日常演讲。但与同龄人不同的是,他摒弃
了所有传统的语言形式,转而将目光投向俄罗斯语纯粹的语音,他认为这种语言可以表达深刻的个人情感和肉体经验,并
且他还设计了图形的规则(位置、编码风格、比例变化)以及排版形式,这种形式重新创造而非复制了他的口头创作。

      詹纳维奇在《Lidantiu》中对概念、技术和形式上的创新,为艺术家般的表演提供了舞台,其中设计师为每个字体都
安排了独特的音域和排版可能性。像同年出现的利西茨基( Lissitzky)的《声音》(Dlya Golosa)一样,詹纳维奇的设计关
注其自身物质创作的方法一例如用印刷师的装饰物拼凑 成大写字母,使观众通过阅读由图形表达的文本对其进行积极地
再创造、构造和解读。当装饰物组成的字母第一次出现时,它的高度让单词“Mum”充满整个页面,使每一个口号都凸
现出来,与对页上采用较小的常规字体设置的密集文本产生了对比。与其他詹纳维奇设计的前卫作品一样,《Lidantiu》
在文化领域占有一席之地。他的作品带有早期现代设计风格,代表了对纯粹视觉排版含义的追寻。《Ledantiu》彻底地
探索了这种可能性,并被视为20世纪排版创新的典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