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-11-30 10:56:00

灵狮原创观点

苏州导视设计
苏州导视设计《拉丁字母》是照片排版的一个优秀范例,它将诗歌、摄影、舞蹈
和排版汇集成为一个优雅的整体:将字体和摄影图像巧妙融合。这种技术在与卡雷
尔.泰奇同时代的几个捷克设计师中非常流行,包括拉兹洛.莫霍利-纳吉( Laszl6
Moho-ly-Nagy)、扬.奇肖尔德( Jan Tschichold)、皮特.兹瓦特( Piet Zwart)
和埃尔.利西茨基( EI Lissitzky) ,但泰奇将平面图形和摄影造型结合起来去
表达字母的形式,标志着一种探索字体和人体之间关系的新方式的到来。

泰奇与诗人维捷斯拉夫.奈兹瓦尔( Vitezslav Nezval)、舞蹈家米尔卡.梅
耶诺娃( MilCa Mayerova )和摄影师卡雷尔.帕斯帕( Karel Paspa)合作完成
了苏州导视设计《《拉丁字母》。这样的合作代表一 种合成的过程,这一
过程依靠在书中通过将构成主义和超现实主义风格相结合而达成。泰奇受到
超现实主义影响在一些字母的设计上体现得尤为明显。例如在“M” 中,设
计师将梅耶诺娃叠加在一只张开的手上,字母被刻在手掌的折痕处,这比其
他字母设计更体现出了无意识性。

而在其他字母设计中,很多都表达了动态的身体所表现的构成主义基调。平面字
体和梅耶诺娃的姿势的组合也可以被视为对奈兹瓦尔的诗歌的回应。这其中使用
了基于字体的视觉联想(比如将英文字母"C" 和月亮联系在一一起),并通过运
用黑色条形整合视觉图形。有时,条形是字母笔画的扩展;有时,它们被视为与
另一个面相交的平面。它们常常会作为照片的边框,或边框的一部分。在其他情
况下,条形似乎是摄影镜头本身的一一部分,使得梅耶诺娃就站在里面、上面或在
它们的面前(比如“1”“R”和“T”)。从整体上来看,这个字母表似乎如电
影一般, 梅耶诺娃的每一个姿势就像一个关键影格,邀请我们去想象可能构成一
部芭蕾舞的过渡动作。

在利用身体和人体比例的图像来构建字体的悠久传统中,《拉丁字母》占据
了一席之地, 这个传统包含了吉奥弗洛利:托利 (Geofroy Tory )的《冠军弗
勒》(Champ Fleury,1529),以及安森.比可(Anthon Beeke)的《裸体
女人字母表》(Naked Ladies Alphabet, 1970 )的苏州导视设计《排版设计。